人杰地靈好鳳凰

分享到:
2019年12月24日 10:20:09

□龔峰

在湘西西部,在湖南省行政區劃圖———極似男子側面像的翹鼻子上方,有一座小小古城,它便是鳳凰。

深冬季節,正是旅游淡季,山斂寒氣,水籠寒煙,我們一行二十余人來到了這里。之所以沒有趕黃金周,是不想湊那份熱鬧。鳳凰應該是一個不喜歡熱鬧的地方。

因為地靈,更因為人杰,鳳凰已成為馳名中外的旅游勝地,和魯迅的紹興、茅盾的烏鎮、安徒生的丹麥故鄉、托爾斯泰的林中墓地一樣,歆享著世人的拜謁。

地靈者,鳳凰是一個絕好的范例。湘西的山何止十萬,崢嶸奇險,翼張川黔。不知是先有山,還是先有水,這里的山水恩愛繾綣,釀造出襲人的翠氣。

人杰確乎與地靈有直接關聯。山水哺育、浸潤了一個地方的文化,涓涓滴滴匯聚成源,盡可以化育、滋養人。作家沈從文、畫家黃永玉、政治家熊希齡,都是在鳳凰土生土長,還有幾位中科院院士和將軍也從這里走出。歷史學家、社會學家絞盡腦汗,試圖破解鳳凰之謎:芝麻大的一個小城,為什么出現了那么多卓越人才?

湘西尚武,重游俠之氣,民風剛野。晚清盛行“無湘不成軍,無筸不成湘”的說法(當時鳳凰名“筸鎮”),可見筸軍的英勇善戰。

不過,鳳凰不單尚武,崇文之風也非常濃郁。但見古色古香的木樓門楹貼滿考究的對聯,店名牌匾俱雅氣四溢,做工藝品生意的老板不拉客、不誆價,他們輕言軟語,笑意盈盈,與古城的氛圍十分相宜。古城的建筑格局是經過精心設計的,擁有幾百年歷史的老房子和新仿古的吊腳樓鱗次櫛比,身影倒映在清碧的沱江兩岸。入夜,游船、槳聲、燈影與阿哥阿妹的情歌,直撩撥得睡人在被窩里通宵無寐。

鳳凰古城有一條文星街,沈從文先生故居就隱匿在街東。這個口舌木訥,情感如巖漿熾烈的“鄉下人”,當初只是用一管柔韌的小毫,寫下一行行清婉凄美的文字。他壓根兒也不曾想,半個世紀以后,他的文名給他的家鄉帶來了巨大福祉。山水無言,是對一個低調作家最好的注解。在鳳凰,滿城的大小書店都在出售沈從文的書。腳踩巷弄里的青石板路,迎著古老的斜陽,想起沈從文小說中的人物,心中總有淡淡的哀愁氤氳而起。

從湘西回家,臺燈下再讀沈從文,聽水車前世的咿呀,小木船在青碧河水上行進,可見水底五色的卵石。我依稀看見“落洞”女子凄艷一笑,投向山神的懷抱。女子又幻化成吊腳樓檐頭的紅燈,瞻顧可以超越時間的流水。流水舉起載有祈愿的荷燈,洞簫嗚咽,去尋丟失的舊夢。

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:0797-2557296

试客小兵怎样才能赚钱